菠萝视频免费无限观看

   就是要换纸尿裤才叫陆薄言的……

   洛小夕就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神话一样,愣愣的走到客厅,拍了拍陆薄言的肩膀:“简安有事叫你。”

   陆薄言也没问什么事,向众人说了声:“失陪”,随即走回房间。

   洛小夕这才回过神来,声音猛地拔高一个调:“你们猜简安把陆Boss叫回去是为了什么事!”

   见洛小夕神秘又兴奋的样子,有人故意揶揄:“能有什么事啊,他们现在因为某些不能说得太直白的原因,又不能秀恩爱虐狗。”

   洛小夕把握十足的保证道:“我说出来,你们绝对不信!”

   “你先说啊。”有人已经开始不信洛小夕的话了,“要是真的可以让我们震惊,你就赢了。”

   洛小夕神秘的笑了笑,一字一句的揭开真相的面纱:“陆Boss是回去给陆小少爷换纸尿裤的!”

   这么劲爆的消息,哪怕这帮人的耳朵是钛合金材料,她也有信心可以让他们震惊。

   “……”

   洛小夕成功了,整整半分钟时间,所有人都只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她,没有一个人说话。

   就在洛小夕想宣布自己赢了的时候,突然——

   森林里的粉嫩采花少女清纯美丽

 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 整个客厅爆发出一阵夸张的笑声,这阵笑声,更多的是针对洛小夕。

   洛小夕一脸要掀桌的表情:“你们什么意思?”

   一帮人笑罢,纷纷劝洛小夕:“小夕,不要开这种玩笑。这话乍一听,是有那么点搞笑效果。但是仔细想的话,更多的就是惊悚效果了。”

   洛小夕这才反应过来:“你们不相信我的话?”靠,这群家伙居然跳过了“震惊”这个步骤!

   “当然不信!”有人十分肯定的说,“你说薄言抱小孩啊、哄小孩啊之类的,我们勉强可以相信一下。但是薄言换纸尿裤这种事情……这简直是在挑战好莱坞编剧的想象力!”

   这帮人一副坚决不信的样子,洛小夕知道,除非她拿出有力证据,否则她刚才的话一定会被当成玩笑。

   可是,她也不能白费力气去找证据啊。

   证明陆薄言会给小宝宝换纸尿裤,最后乐的也是这帮人。

   她凭什么白白给他们找乐子!

   “赌一次吧。”洛小夕冲着众人扬起下巴,不动声色的流露出一种友好的挑衅,“我赌这个数——”她做了个“十”的手势。

   “十万就十万,赌!我就不信天方夜谭真的会发生!”

   在一个人的带动下,其他人很快跟着下注,都赌陆薄言不可能会帮小宝宝换纸尿裤。

   到了最后,只剩沈越川和苏亦承没有下注,一时间大家的目光统统聚集到他们身上,很好奇他们站哪队。

   沈越川举了举两手:“我天天跟你们下注的对象一起工作,太了解他了,下注赢了也是胜之不武。你们玩吧,我就静静的看着你们。”

   这番话还算在理,也就没有人为难沈越川,所有人将目标转移向苏亦承。

   苏亦承不动声色的站到洛小夕身后,掷地有声的说:“我当然支持我老婆。”

   洛小夕笑着回过头,主动亲了苏亦承一下。

   一种无需多言的甜蜜萦绕在苏亦承和洛小夕之间,隔绝了旁人,在这个小小的客厅里分割出一个只容得下他们彼此的世界。

   在场的单身狗很快

  感受到了虐狗的气息,纷纷喝倒彩。

   洛小夕旁若无人的结束这个吻,扫了所有人一圈:“我这就进去给你们找证据!”

   她大大咧咧的推开卧室的门,陆薄言正好在帮小西遇换纸尿裤,但工作已经进行到最后,眼看就要结束了。

   “别动!”洛小夕突然冲着陆薄言喝了一声。

   陆薄言蹙了蹙眉,看向洛小夕:“有事?”

   “保持这个姿势两秒,不要动。”说着,洛小夕已经掏出手机,熟练而又迅速的拍了一张照片。

   陆薄言一向不喜欢拍照,看见闪光灯亮了一下,眉头蹙得更深了。

   洛小夕“咳”了声,抬起手示意陆薄言淡定,“放心,我只是把照片拿出去给外面的人看一眼。我用我只有一条的生命保证,小西遇的照片绝对不会外泄。”

   说完,也不管陆薄言同不同意,洛小夕转身就跑了。

   苏简安太了解洛小夕了,说:“她应该是跟其他人打赌了。”

   陆薄言的语气不冷不热,喜怒不明:“利用我跟别人打赌?”

   “唔,你要是不高兴的话,叫她把赢来的钱跟你五五分啊。”苏简安笑着,煞有介事的说,“反正她制胜的关键是你。没有你,她根本赢不了这个赌局。”

   陆薄言抱起儿子,自己都觉得不可置信似的:“我竟然觉得你说的很对。”

   “什么意思啊?”苏简安佯装不满,“我说的本来就是对的啊!”

   陆薄言把小西遇放在苏简安身边,顺便吻了吻苏简安的唇:“你说对就对。”

   苏简安笑了笑。

   明明是已经当妈的人,笑起来却还是那样干净好看,像无意间释放出一种魔力,扣住了陆薄言的心弦。

   陆薄言修长的手指托住苏简安的下巴,毫不犹豫的加深这个吻。

   病房一片缱绻的温馨,而病房外,像炸开锅一样热闹。

   洛小夕拿着手机出来,故意神秘兮兮的看着一群翘首以盼的人。

   “小夕,别死撑了。”有人成心刺激洛小夕,“就算输了也没多少钱,你们家亦承付得起。”

   “你们想我输啊?”洛小夕云淡风轻的笑容里充满得意,她慢慢的亮出手机,“抱歉,我要让你们失望了。”

   一帮人凑上来,十几双眼睛瞪得直直的盯着洛小夕的手机屏幕。

   屏幕上显示着一张照片,而照片上,陆薄言正在帮小西遇换纸尿裤。

   事实直接而又赤

  裸的摆在眼前,可是没有人愿意相信。

   甚至有人质疑事实的本质:“小夕,照片合成技术不错嘛,练过?”

   “少来这招。”洛小夕呵呵一笑,“我接受现金、转账、支票等多种付款方式,你们怎么高兴怎么选择吧。”

   他们输了怎么可能还会高兴?洛小夕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!

   可是,洛小夕赢了也是事实,没人拿她有办法,只好愿赌服输的给钱。

   又逗留了一会,来探望的朋友就各回各家了,沈越川也回去处理工作,顺便送唐玉兰回丁亚山庄给苏简安准备晚饭。

   只有苏亦承和洛小夕留了下来。

   苏亦承这才问洛小夕:“你没有担心过会输?”

   洛小夕固执的摇头:“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,他们不相信而已,我怎么可能会输?”

   “我指的不是这个。”苏亦承当然知道洛小夕说的是事实,他的意思是——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进去的时候,薄言可能已经帮西遇换好纸尿裤了。你拍不到照片的话,他们可不会等你,更不会听你解释。”

   “哦,你说这个啊。”洛小夕笑得毫无压力,“你忘了吗,我怎么也算薄言的嫂子,再加上我跟简安的交情……我要求薄言摆拍一张也不是完没有可能。”

   苏亦承想起来,昨天洛小夕夸过苏简安聪明。

   他摸了摸洛小夕的头:“其实你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笨。”

   洛小夕咬牙切齿的看向苏亦承:“什么意思?”他居然敢把她想得很笨!

   苏亦承避重就轻的牵起洛小夕的手:“进去吧。”

   房间内,陆薄言和苏简安正在逗着小西遇。

   看见苏亦承和洛小夕进来,苏简安抬头问:“赢了多少啊?”

   “没数。”洛小夕把十几张支票放在苏简安的床头柜上,“帮我捐了吧,反正这是赢来的。”

   “为什么要让我帮你?”苏简安说,“交给你的经纪人去处理,媒体一定会帮你宣传。”

   “不需要。”洛小夕酷酷的说,“我又不是韩某人,做了一点好事就弄得跟拯救了银河系一样。像你多好,低调,然后在低调中突然爆发,一下子火到银河系、火出宇宙……”

   听着洛小夕越说越离谱,苏简安忙做了个“停”的手势,说:“穆七那笔钱是越川让人帮我捐出去的,你这笔钱,我也会交给越川,可以吗?”

   “你怎么高兴怎么来呗。”洛小夕的注意力完在另一件事上——“说起来,穆七怎么不来看看两个小家伙?还是……他不想来A市?”

   许佑宁在A市,而且在康瑞城身边。

   这一点,一直以来大家都只是心照不宣。

   陆薄言说:“他这两天有事,明天中午到。”

   “他不介意来A市啊?”洛小夕想了想,说,“不过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穆司爵那个人看起来,不像是会为情所困的样子。”

   这个话题再聊下去,气氛就会变得沉重,洛小夕明智的选择结束这个话题,和苏亦承先走了。

   室内只剩下陆薄言和苏简安,也是这个时候,陆薄言脸上才浮出一抹深沉。

   这是小西遇和相宜出生以来,陆薄言脸上第一次露出这种表情。

   是因为穆司爵的事情吧?

   苏简安正想说什么,床头的电话就震动起来,她接通,是护士站打来的。

   “陆太太,你好,这里是妇产科的护士站。”护士一口标准的国语,甜美温柔的告诉苏简安,“有一位姓江的先生要见你,他说他叫江少恺。”